<em id="vv01y"></em>

<div id="vv01y"><ol id="vv01y"></ol></div>

    1. “土味文化”大放異彩
      “野生網紅”崛起發力鄉村脫貧

      2019-02-25 09:20:38來源: 中國食品報網

         【被主流認可的農村自媒體是在2018年開始異軍突起的,此前,農村自媒體都是“土味文化”,不受待見。

        現在不同了,美食、旅游、人文、家庭等三農主題正在成為短視頻內容領域的一支新生力量,形成了“北老鐵、南老表”格局。他們在2018年大放異彩,2019年會繼續深耕農村,滲透到更為淳樸的土壤里。

        當然,他們的發展還處于摸索階段,生產出來的內容不夠精致,形式單一,內容淺顯,但在不斷自我覺醒的迭代中,將會變得更加成熟。

        目前,“愛笑的雪莉吖”是這三個快手團隊里面最成熟的一支,他們的想法和運營策略都要更接近于現代商業規則;“貴州苗家姑娘”現在的狀態更接近于農耕小作坊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;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則與扶貧產業經濟更靠近一些。

        來自農村的“野生網紅”還在不斷進化中,他們將成為這個時代波瀾壯闊的原生內容生產大軍中,一支越來越龐大的生力軍。】

      1

        從貴州省會貴陽市向南出發抵達榕江縣,高鐵和鄉村客車穿過無數個隧道和一片又一片茂密的高林,4個小時后,鄉村客車在一個侗族村寨門口前停下來。

        寨子叫烏計,建了一個偌大的寨門,里面是木質瓦樓和一條水泥街道。這是貴州黔東南地區慣有的建筑特色。

        此前,這里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活動,從烏計嫁出去的姑娘全部回來團聚,好不熱鬧。大年初六,烏計的街道上便冷清了,只能看到一輛車、一條狗、兩只雞、一個村人,“都出去打工了,或者去走親戚了”。

        王啟紅用電話告訴我,往寨門走,她的丈夫楊彬會來接我。

        走進寨門,一個穿著淡藍色圍裙的年輕男子出現在我眼前,說著蹩腳的普通話。他領我走過街道,穿過一條小巷,爬上一個小坡,走進一座吊腳樓。

        大年初五開始,我花了4天時間,在家鄉貴州大地上尋訪“野生網紅”。榕江縣是我行程的第一站,王啟紅是我要尋訪的第一個“野生網紅”。

        之所以說他們是“野生網紅”,單純只是因為他們是天然的,淳樸的,沒有被污染的,無公害的。而說貴州是“網紅之鄉”,是因為貴州以多彩的民風民俗和優美自然風景,早已成為了各種短視頻平臺上的網紅。

        現在,在這個網紅之鄉,各路“野生網紅”正在崛起。

      4

        ”貴州苗家姑娘” 夜里上山給網友采蕨菜

        在快手上,王啟紅有一個叫“貴州苗家姑娘”的賬號,上傳內容全部是貴州苗侗農家美食與和睦的家庭關系,她擁有最真實的農村生活,很多都市人群不曾經歷過。

        4年前,王啟紅注冊了快手賬號,“就拍著玩”,婆婆是她視頻里的主角,婆婆經常在視頻里做飯。

        在貴州,媳婦不會叫老公的媽媽為婆婆,而是直接叫媽媽,王啟紅便是這么叫的,很多人也因為這層和睦的關系才喜歡上了她的視頻。

        2017年10月份,王啟紅無意拍攝了一個媽媽在廚房做飯的視頻上傳到快手,家里的一小塊兒臘肉被拍到,一些眼尖的粉絲看到后給視頻評論,“你視頻里的那個肉是貴州臘肉吧?我想買一點,賣嗎?”

        王啟紅說,這是第一次遇到過粉絲提出要買東西的要求,她有些不知所措,“我沒想過家里的臘肉能賣”。她也沒特別在意,繼續上傳媽媽做飯、摘野果、做農活的視頻,直到有一天,她的一個視頻上了快手的熱門,她被嚇到了,“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上的熱門,視頻就是我平常的生活”。

        那個時候她開始意識到,快手好像真的可以為她帶來其他的價值。

        索性,王啟紅開始把自己做農活、做家務的事情記錄下來,上傳給網友消費。她的視頻在2018年出現爆發式增長,很多視頻的播放量都以萬和數十萬計。

        王啟紅售賣的土特產大多是時節性山貨,即摘即賣,她娘家人曾勸她不要這么拼,可以曬干再賣,她不愿意,“人家就是看中山貨新鮮才買的”。

        烏計有“蛇鄉”之稱。王啟紅說,春天,他們夫婦倆為了趕貨,甚至會在晚上去山上采摘蕨菜,被家人罵了一頓,“也太不為自己著想了”,家人怕他們被蛇咬了。但王啟紅說,答應了給買家明天發貨,貨不夠,他們得去摘。

        在烏計,王啟紅要往外面發貨,鄉村班車是唯一物流渠道,班車每天經過烏計的時間是早上6點半到7點左右,王啟紅和楊彬從第一天夜里包裝到第二天天亮還沒完成,父母幫不上忙,人手不夠,好幾次為了趕班車把貨發出去,王啟紅都在哭泣的邊緣徘徊。

        2月14日,王啟紅和楊彬去山上采摘野蘑菇,烏計周邊是原始森林,穿雨衣容易被刮破。當天下小雨,我跟他們進山,沒多久,衣服就被雨淋透了,穿著筒靴的王啟紅還一不小心被當地村民放在山里的鐵夾子夾住了。

      2

      王啟紅的家人在做燜羊肉

        王啟紅把這一遭遇錄了下來,發到朋友圈,沒過多久,一個微信群出現了她被鐵夾夾腳的視頻,并惡言相向。王啟紅很生氣,她只是想告訴朋友圈的人,她售賣的每一份山貨都是她親自采摘的。但不可否認的是,她成為“野生網紅”之后,當地眼紅的人也很多。

        去年,王啟紅幫當地的一個貧困戶賣了花椒等山貨,掙了兩千多元錢。

        2月10日,在王啟紅家里吃飯時,那位貧困戶主坐在我身邊悄悄地告訴我,“他們對我很好。”

        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 挖掘文化資源幫貧困戶掙錢

        2月11日,我搭乘鄉村班車在貴州崎嶇的山間公路繼續顛簸,從烏計往東走3小時后,越過榕江縣,進入黎平縣,在一個叫蓋寶的侗寨下了車。

        一個男生和三個女生向我走來,他們穿著侗族服裝。

        男的叫吳亮,在湖北一所大學讀書,放假在家幫村里做事;那三個女生和另外四名女生是快手賬號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的女主角,在視頻里,女孩們做糍粑、下田抓魚、燒木炭、盛裝做伴娘……

      3

      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成員

        很多人被她們和蓋寶當地的民風民俗所吸引。她們也一度成為當地民間名人,不少粉絲不遠千里來探望她們。

        把七個女生湊到一起、組建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賬號的人叫吳玉圣,他是貴州省黎平縣紀委派到蓋寶村的駐村扶貧第一書記。

        吳玉圣是2018年2月14日知道他被分派到蓋寶村做駐村書記的,彼時,他剛剛從榕江縣紀委調往黎平縣紀委。他拿到通知那天正好是大年二十九。

        他開始琢磨,村里扶貧需要年輕人,如果年后再去村里,村里的大多年輕人都回城務工了。

        當天下午,他叫上妻子和一位朋友,開車一起去了一趟蓋寶。在寨子里,他加了幾個年輕人微信,進入一個微信群,在那里了解了村子的基本情況。他發現年輕人很關注政府在做的事情,也很愿意為了建設家鄉付出。

        蓋寶村的行政地位是鄉,后來,蓋寶村撤鄉建村,并入旁邊的尚重鎮。現在,蓋寶村由原先的朱冠村、洋衛村、西迷村、高冷村四個村組成。這里擁有豐富的侗族文化資源,但一直沒有被充分挖掘出來。吳玉圣被分配到了洋衛。

        吳玉圣在貴州大學法學院讀書時,喜歡彈吉他,經常在學院組織的晚會上表演。2012年進入榕江縣紀委工作后,自己這一愛好沒有被耽誤,他偶爾用手機錄制好視頻后,發布到美拍上,他的同事都知道這件事。

        有一次,他的一個同事告訴他,一個叫快手的短視頻軟件很接地氣,里面的內容都是平凡人的平凡事。從此,吳玉圣開始玩起快手來。

        吳玉圣是黎平人,侗族小伙,從小對侗族文化保有敬畏之心,他也深知蓋寶村的侗族文化底蘊深厚,那里至今還保存著完整的侗族村寨生活。

        到蓋寶村后,村里為如何發展經濟而頭疼,不知道把村里一筆5萬元的經費用在哪里。

        他在村全體黨員大會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想用這筆錢來運營一個快手賬號宣傳蓋寶。

        這件事可不是輕而易舉就能拿下的。吳亮透露說,當在場所有人都贊同時,村支書并不同意。村支書擔心這么做會有很大的風險,萬一失敗了怎么辦?如果吳玉圣真的要這么做,吳玉圣需要開條子保證,自己承擔風險。

        吳玉圣一口答應了下來,虧了算他的,盈利了算全村的。

        黎平此前鮮有粉絲上萬的快手賬號,一旦粉絲數過萬,基本是大V了。隨著“七仙女”的視頻在熟人圈子快速傳播,很快,她們在黎平縣有了名氣,各路粉絲走上門來,當地有活動也會請她們前去拍視頻、做直播。

        蓋寶村有一千戶左右村民,吳玉圣負責的洋衛寨約有400戶,其中52戶是貧困戶。我了解到一個非常有趣的情況是,當地10戶貧困戶,以參股的方式加入到項目中,他們享有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快手賬號每天的分紅資格。10戶已全部脫貧。

        現在,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快手賬號有15.1萬粉絲,平時的收入采取五五分進行分紅,將收入分給團隊成員和股東。

        最開始,“七仙女”在洋衛寨拍攝,楊妮丹、吳夢霞、吳蘭欣住在寨子里的小學樓里,“晚上有些害怕,后來就好了。”吳亮是團隊助理,他家就在學校旁邊,每天早上會去叫姑娘們起床拍視頻、做直播。

        “我加入這個團隊就是因為扶貧,如果是為了賺錢,我就不參加了。”吳亮對我說。

        團隊做大后,他們開始謀求新的常駐拍攝地。1934年12月14日,紅軍攻占黎平,紅軍在黎平縣高屯鎮少寨村建造了一座高3米、寬1.3米的木橋,解決了附近上百個村寨村民的出門難題。為紀念紅軍的義舉,村民們把這座木橋命名為“紅軍橋”。

        他們選擇在“紅軍橋”附近的夜郎潭搭建幾間竹房子和一間古代學堂,讓“七仙女”在這學習一些傳統文化和練習書法,打造一個現代版“世外桃源”。

        吳玉圣認為此橋是黎平的紅色旅游文化代表之一,而相比于蓋寶村來說,這里離縣城更近,交通也便利。蓋寶附近的公路坑坑洼洼,等待路修好后再把“大本營”搬回去。

        ”愛笑的雪莉吖“ 把血藤果帶上央視財經頻道

        搭乘大巴車從黎平縣往北走一個多小時,就抵達雪莉的家鄉天柱縣了,雪莉原名袁桂花,是一個21歲的侗族女孩,與姐夫楊武元、兄長楊世騰一起運營快手賬號“愛笑的雪莉吖”,坐擁300萬粉絲。

        2月12日,天柱的天空在下雨,裹著軍大衣的袁桂花出現在我面前,她擁有一張瓜子臉,平時看起來不怎么樣,只要她一笑,嘴唇張開,整齊潔白的牙齒和飽滿的笑容便會擠滿你的雙眸。

        她擁有黔東南那片土地上天然的自來熟,不論是在北京大會上演講,還是在天柱縣城閑逛與人打交道,她顯得都非常自信。

        她喜歡《鬼吹燈》系列的女主角雪莉楊,“她特別勇敢,我也希望我有那樣的冒險精神。”袁桂花告訴我說,“愛笑的雪莉吖”就是這么來的。

        袁桂花每天晚上10點左右會進行直播。

        她帶我進去看,我發現她的直播間異常簡陋,一個燒火煮飯的火塘,被煙熏黑的天窗,一個高臺,一個打光燈,一臺變聲器,一個耳機,一個手機。沒了。

        袁桂花的直播間,既是她家做飯吃的廚房,也是接待客人的“客堂”。

        她會在直播間里與人聊天,分享每日生活,介紹新人朋友,陪著數千位在線老鐵進入睡夢前的最后一段時間。

        袁桂花出生在天柱縣城周邊一個貧困山區的農民家庭,家有諸多姊妹,她是最小的那個。小時候每到縣城上學,都要步行翻越一個大山坡,半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學校。

        幾年前,除了她爺爺,全家人都搬到縣城周邊的城鄉結合部居住,只有爺爺還居住在半山腰的老房子里,每到冬天,周邊的竹林和樹木變成了玉樹瓊枝。

        在一片山上,袁桂花的父親種了梨樹,養了牛,建了魚塘養了魚,2017年的一天,袁桂花和家人去放牛,經過一個路拐角,她讓嫂子拍下她放牛的視頻,本想給牛抓癢癢,結果牛抬起頭就要“親”她。

        “然后我就上傳到快手上,結果有很多人點贊,沒想到一天就有一百多萬的播放量,我特別高興。”袁桂花說,很多人把她經歷的事情,當成了那些人經歷過的小時候,而另外一部分人,羨慕她擁有那樣的生活,她成了人們的情感投射和情感寄托載體。

        與楊武元和楊世騰每月有穩定的收入不同,袁桂花還要面對來自于家庭的質疑,家人會認為她不務正業,這一誤解直到她利用快手幫助媽媽把家里的霉豆腐(豆腐乳)賣出去,家里才承認她做這件事情沒有錯。

        袁桂花的父母經常會挑一些山貨到街上賣,漸漸地,袁桂花開始把家里的花椒、自釀的葡萄酒等當地特色土特產放到鏡頭前,加上直播打賞,她開始有了基本收入。

        袁桂花嬌柔可愛的面容與她做的所有事情形成強烈反差。砍樹扛巨木的她忽而力大無窮,抓蛇摸牛的她忽而愛心滿滿,抓泥鰍做美食的她忽而心靈手巧,唱歌畫畫的她忽而安靜如初……但2月中旬她生病了,天氣陰冷,日夜操勞,不得不去醫院打點滴。

        “我們遇到過兩次瓶頸期,第一次是我們開始商業化的時候,很多粉絲不太理解,他們會認為我們不再好好做內容,光想賺錢了;第二次就是現在,我們想打造一個更大一點的品牌,而不局限于現有的拍攝場地和商業構思。”2月12日,楊武元、袁桂花和楊世超去看了一個新場地,一戶人家,一棟房子門前有菜地、魚塘、果樹、小徑。那里將成為他們第一個集中辦公地點,此前他們都是分散辦公,只有拍攝視頻才會聚在一塊兒。

        這棟房子是他們桃源計劃中的一部分。2018年初,他們在袁桂花家的魚塘旁邊建了一個茅草屋,一開門,就能看到菜地、魚塘、竹林和大山,與東晉文學家陶淵明《桃花源記》中描述的“土地平曠,屋舍儼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。阡陌交通,雞犬相聞”場景大致相同,頗有意境。

        處在中國傳統主流文化中的人,從小就受桃花源文化影響,袁桂花所處的環境被諸多粉絲羨慕,更有甚至,直接跑到天柱去找他們,并表示想在那樣的環境里住一段時間。

      微信圖片_20190222112017袁桂花在廚房做直播

        2018年10月,袁桂花把竹屋拆了,竹屋太小了,招待不了那些前來探望她的粉絲。索性,在原來的地基上,建了一個桃源客棧,由于是木制樓,只要人靠近一點,便會聞到源源不斷從房子里散發出來的木脂香味。

        袁桂花一直想著把天柱縣的土特產做成品牌,賣到各地。從2018年開始,種植血藤果成了她付諸行動的第一個項目,她正在構思如何把村里貧困戶種植的血藤果發展為完整產業。那年國慶節,她把血藤果帶上了央視財經頻道,與全國觀眾分享她的想法。

        他們曾想把桃源客棧作為下一階段的主戰場,但那里的基礎設施太差了,每到下雨天,車很難抵達客棧。他們想走得快一點,新基地完備的基礎設施能給他們一個向前發力的絕佳環境。

        (來源:刺猬公社 石燦)

       

      0
      0

      我來說兩句

     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